周四一大早
鬧鐘還沒響就先聽到鈞鈞的哭鬧聲
"我耳朵好痛!!!"
我忙不迭跳起來
"哪裡痛?"(廢話,不說了是"耳朵痛"嗎?)
"這邊痛",鈞鈞指著右耳
我第一個想法,該不會是蟲蟲入侵了吧?
"有沒有扣摟扣摟的聲音?"

那滋味我小時經驗過
耳朵被螞蟻侵入除了尖銳的刺痛外,還有蟲蟲在裏頭爬行的轟然巨響,很難受

好吧~該怎麼辦呢?
大聲喊老公
"喂~你兒子耳朵跑蟲進去了,快拿手電筒來",照了半天,沒動靜
"那拿麻油吧!"
突然想起麻油上回做紅玉膏用光了
那紅玉膏湊合著用吧
結果把耳朵弄得"血跡斑斑"還是沒動靜

鈞鈞大概覺得被老爸老媽這樣弄沒前途了
開口說了一句打死也不可能會說的話"媽媽我要看醫生~"
可憐的小人,可見有多痛

叫醒哥哥
六點半,一家飛車到台安醫院掛急診
醫生看了看"是有異物沒錯""不過急診沒器具可以處理"
挖咧
"去國泰或長庚看看"
沒法,馬上往國泰去

總算有耳鼻喉科醫生值班
順利的夾出了耳裏的異物
那"異物"除了一大塊耳屎外別無他物(快一年沒看西醫,耳朵裏的大便都沒清)
鈞鈞也不喊痛了

總算鬆了一口氣,原來是耳屎作怪
心想沒事了
這時醫生卻說"可能有中耳炎"
心裏OS:有就有,沒有就沒有,這可不是小跨代誌
"先吃消炎藥,週六回診"

付了700大洋的急診費
挖了一塊耳屎外加帶回一罐安熱佳(退燒藥)和一瓶安滅菌(我最熟悉的抗生素,這叫消炎藥?)

這小人接下來的兩天
耳朵不痛了,也沒有發燒
據阿嬤說是活力也正常
我心想
真的有中耳炎嗎?

那瓶抗生素還躺在我的包包裏~
無言









chinghwa6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