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要好的同事
孩子西藥吃一堆卻越來越體弱多病
因而常常被我強迫洗腦
只可惜根深蒂固的西醫觀點
同事對中醫還是半信半疑

一天,同事問道:"中醫到底在堅持什麼?""什麼堅持什麼??"我愣了一下
"學西醫照一下那裏發炎有什麼關係?"
我隨口答道:"因為沒有用也不需要"

"真不科學!"同事臉上一閃而過輕蔑的表情
我的心裡有點難過,也很不服氣
你對中醫了解多少
用什麼立場批判!
當下心想算了,佛度有緣人,要看西醫還是中醫,真的不必強求

晚一點我還是忍不住發了一封簡訊給同事
"中醫當然不科學!因為中醫傾聽人的感受,而不是讓儀器發言
一位稱職的中醫師,問寒熱,問飲食,問排便,問睡眠等,加上望聞切四診
足以綜觀一整個人體的動態平衡是否失衡,決定調理的方向
跟西醫直接從病灶切入處理是完全不同的思維
我才接觸中醫一點點皮毛,就對中醫讚嘆不已
只能說走近了,才知其博大精深"

前兩周,扁桃腺炎又犯了
手邊有一瓶銀翹散
吃了三天
沒有改善越來越痛
又逢週日沒醫生可看
眼看著斑點出現扁桃腺又漸漸化膿了

心裏琢磨了一下
上次的發作是外感風邪
除了兩側扁桃腺腫痛外,伴有咳嗽,發熱頭痛等症狀

而這次感冒症狀全無
回想在這次扁桃腺腫大的前幾天
的確吃了較多烤炸辣的東西
臉上無故長出一堆有膿包的痘子
大腿皮膚出現莫名搔癢
夜裡多夢,白天易發脾氣
更討厭的是陰部一直覺得搔癢
那時卻不以為意

我自己研判是火熱證(至少肝經火一定熾盛)
所以大膽的用了治肝、膽、三焦經實熱證的柴胡清肝湯救急
也不知道方向對不對
再加上治扁桃腺炎的秘方夏枯草加蛋煎煮來吃

讓我驚喜的是
短短一天半
扁桃腺就已經明顯消腫
到了周三完全不痛了

持續吃了三四天
加上每天勤勞舒經
除了多夢的症狀尚未解決
痘子消了,皮膚也不癢了
再次免除了被抗生素惡整

我的體內存在抗藥性嚴重的致扁桃腺炎病菌是事實
以前的我用抗生素趕盡殺絕
可是我還是不知道它繁殖及致病的根源
現在的我
嘗試把它的發作和我身體的整體平衡找出關聯
並對症下藥

如同殺盡臭水溝繁殖的蚊蠅
只能短時間減少滋生的害蟲
很快又會滋長
倒不如清理乾淨水溝疏通水道來得有治本之效

現在的人習慣於電器化的方便生活
越來越不會傾聽身體的聲音
尤其是身體求救的聲音

對於西醫來說
痘痘是皮膚科,皮膚搔癢是過敏科
陰部搔癢是婦科,睡眠多夢和發脾氣則不算病
跟屬於耳鼻喉科的扁桃腺炎更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我這次就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以人體整體平衡來觀察疾病
以人體主觀感受為健康構成主要條件才是"醫學"的正道
儀器化驗絕不能是一切
否則最後就是盲人摸象的笑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nghwa65 的頭像
chinghwa65

ㄚhwa隨手塗鴉

chinghwa6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